驚蟄始,春耕忙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劉剛 發布時間:2020-03-03 09:48:49

       “微雨眾卉新,一雷驚蟄始。田家幾日閑,耕種從此起?!币髡b著唐代詩人韋應物的《觀田家》一詩,我能想象到鄉下的父母又在田間忙開了。

       種了半輩子莊稼的父母是村里最閑不住的人。驚蟄未到,算是春寒料峭,父母就籌劃著今年田里要種點啥、土里要栽點啥。無論種啥栽啥,總得先鋤草、鋤地。父母脫下過年時買的羽絨、皮鞋,換上老舊衣裳和水靴,扛起鋤頭就出了門。

       來到一片嫩青的田園里,父親挽起衣袖,舉起鋤頭,那些剛發芽的小草被連根拔起。他常說:閑話多的地方智慧少,雜草多的地方莊稼少。要想莊稼長得好,就得松土、灌溉、驅蟲、除草。他就這樣每天扛起鋤頭到田間地里松土除草、引水灌溉,父親要趕在二十四節氣中的驚蟄前將田地整理好。驚蟄過后是春分,農諺說:春分麥起身,一刻值千金。他的時間觀念特強,深知每個節氣要做什么事,一邊鋤地一邊計劃著這塊地要栽種些什么。

       閑不住的父親是位老黨員,在他的帶動下,其他村民也不甘落后地扛起鋤頭耕作起自家的土地來,一年中充滿生機充滿希望的春耕大戰在田間地頭悄然打響。

       我不會種莊稼,記得未參加工作時總會跟在父親身后,到田間地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兒。少言寡語的父親不會說教,只是默默地干自己的活兒,我跟著邊學邊做。中途小憩時,父親才會跟我聊聊桑麻之事。在他眼里,土地也是兒女,需要精心伺弄與細心呵護,從春耕到秋收,他傾注了太多的汗水與愛,父親與這片熱土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年年歲歲交織一起,割不斷、舍不得。即使我在城里安家后,幾次請求父親搬離鄉村,他都不愿意。

       一年之計在于春,耕耘土地已成父親每年驚蟄前后的頭等大事,用他的話說幾十年來已習以為常了。父親雖年過六旬,可他說莊稼漢沒有退休年齡,生于鄉土,長于鄉土,要是哪一天不行了就歸于鄉土。

       一聲春雷,桃紅李白燕歸來。如父母一樣的鄉親們都是以鐮刀的姿態耕耘夢想,在驚蟄時節種下希望的種子,開啟新一年的豐收序曲。


責任編輯:卓瑪拉初

上一篇:一場美好的等待

下一篇: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安徽十一选五1982114 辽宁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河南快3乐彩网 江苏快三计划精准版 北京快乐8漏洞 七乐彩app哪里下载 114股票分析 彩票快三app下载安装 pc蛋蛋zhuce 股票分析论文3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