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春天里的期待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 程志開 發布時間:2020-03-12 10:47:16

庚子年的春天比往年來得晚了一些,立春遲遲地在正月的中期才到來,而這一個春天初春的腳步也是走得極其緩慢,顯得每一天都是長長的,悶在家里數著數著的度過的。立春過后就一直盼著雨水、驚蟄、春分、清明、谷雨、立夏的到來,期待著每一個節氣的到來,氣溫升高,疫情在炎熱里消散。

本該歡歡喜喜迎接新一年萬物復蘇的美好被一個叫做“新型冠狀病毒”的微小生物攪擾得亂七八糟。作為一個凡人,我們被病毒“囚禁”在家這個狹小空間里,每天的心情都被“確診病例”“疑似病例”“醫學觀察人數”“死亡人數”“治愈人數”等指標影響著,牽扯得生生地疼痛。隔著手機的屏幕和電視,我們也被被那些奮戰在抗疫一線的身影滌蕩著。為了不給國家添亂、不給醫務人員增加負擔,我能做的就是規規矩矩地帶好口罩、勤洗手、呆在家里、照顧好家人、祈禱陰霾早日消散。

“2019新型冠狀病毒”,這個構造簡單在電子顯微鏡下放大幾十萬倍才能看清楚結構的微小生物,讓華夏大地尤其是武漢人民飽受精神和肉體的折磨,它的變異和進入人體后的吸附、侵入、脫殼、生物合成、組裝和釋放過程讓冬春之交變成了無數人的噩夢。一種新的傳染病名字隨著冠狀病毒的變異而誕生——新冠肺炎。

武漢封城、交通管制、口罩緊缺……就在萬家團圓的春節,我回了一趟縣城,本想著給家人備下幾個口罩,方便遠道而來與親人團聚的姊妹們歸途使用,走進各大藥店一問,口罩斷貨、抗病毒藥物斷貨、消毒劑斷貨。再走進超市一問,普通口罩斷貨……我的心里頓時產生了一陣惶恐,擔心真的如果新型冠狀病毒入侵了我生存的小空間,我該咋辦,親人們該咋辦?

幾天中,我顧不上擔憂千里之外的武漢人民遭受了怎樣的苦難,更無暇為象那些沖在一線救援的醫務工作者,只是祈禱著自己和家人在這一場疫情里安然無恙。有時候,我也會被自己這種自私的想法嚇一跳,甚至有些輕看自己,但還是有一種跟風的沖動:囤積一點藥物、購買一點消毒用品、購買足夠家人幾天吃的米和面,讓日子在緊張氣氛里盡量正常一些。

有時,我也感覺到新冠肺炎離我很遠,它在遙遠的地方折磨別人,當一江之隔的地方不但報出一例確診病例,而且他發病前的活動軌跡就在我生活的區域附近時,我幾乎就要亂了陣腳,心里惶惶惑惑的我祈禱這一場微生物與人類的搏斗早一天過去,讓春花夏雨秋月冬雪的每一個美景都讓熱愛生活的人們欣喜,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不是一米以上。

很多時候我都在想,武漢封城之后生活在那里的人們時是如何度過的,那些逆行的醫務工作者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走上這段充滿危險的征程的……那些逆行者的背影在我的腦海里偉岸起來,全國人民齊心抗疫的壯舉讓身邊的人心都澎湃起來,我亦如此。

在留居的小山村里,那些農村的共產黨員背上噴霧器在交通要道消毒,細小的水珠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現著一彎彎七色的彩虹。入村的卡點上,村民小組負責人和黨員們堅守著,為過往人員測體溫做消毒,每一天都一絲不茍。他們就像一顆顆石頭,“鋪”在抗疫路上默默奉獻著。

通過媒體報道,我看見了一線醫生為國捐軀、著名學者在疫情中隕落、基層防疫工作者倒在工作崗位上……神速建起醫院、八旬專家戰斗一線、一支支隊伍離開親人毅然決然走向戰“疫”一線,無數的白衣戰士、解放軍戰士、公務人員都作出了令人崇敬的舉動。在突如其來的災難面前,中國人民是如此地萬眾一心,這就是一個民族的向心力和凝聚力,這就是中華兒女為世界交上的一份合格答卷。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新冠肺炎”的各項指標都在下降,很多省份都調整了應急響應級別,新確診人數減少、治愈人數增加,戰“疫”勝利的曙光已經在仲春里閃現。

春天是美好的,庚子年的春天有些別樣。在這個春天里,每個人的命運與國家的命運連得更加緊密;在這個春天里,我們看到了黨旗在抗疫一線高高飄揚;在這個春天里,我們更清楚地看到了人民的主心骨和守護神;在這個春天里,我們相信中國將成為世界上“免疫力”最強的國家、“凝聚力”最強的國家。

庚子年農歷二月,春天已經降臨中華大地,疫情過后,花紅柳綠就是春天獻給挺過疫情之后人們的禮物。世界電磁學的奠基人法拉第說:“苦難是化了妝的祝?!?,我期待著疫苗和特效藥制服新型冠狀病毒這個“瘟神”,期待著春天依舊生機勃發,期待更多的患者痊愈,期待著山河無恙、人間安康。


責任編輯:王瑄怡

上一篇:哈巴村的封面

下一篇: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好点的时时彩平台 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网速询金多多挂号 快乐10分口诀开奖 七星彩开奖直播 福彩排列7 阿里巴巴股票 在线配资上上盈排名 湖北快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