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寫出生活萬千氣象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20-03-16 11:04:11

<span style="font-size: 16px;">散文,寫出生活萬千氣象(高峰之路)--文化--人民網</span>

散文,寫出生活萬千氣象(高峰之路)--文化--人民網


核心閱讀

文學不僅要思考歷史,更要面對時代,幫助人們及時感知時代變化,思考現實提出的問題。在散文創作領域,“跟上時代”“記錄時代”“理解時代”的意識不斷強化,關注時代發展和生活現實的散文漸多

在發揮人的主體性進行能動創造的同時,以謙卑之心、敬畏之意傾聽萬物之聲,感受自然之道,才能獲得更多智慧,建構好人與自然和諧共榮的社會文化

互聯網散文改變了以往散文由散文作家寫作的格局,其突出特點是率性成文,不拘一格,更強調對話感,展現出時代特有的文學特性和審美特點


我國古代一向以“詩文”并稱,足見“文”的重要性。散文一直是傳承民族文化重要載體,唐宋古文八大家自不必說,一本《古文觀止》更成為中國人熟知的散文經典讀本。20世紀以來,散文更加受到重視,魯迅說小品文在五四的成功不在小說、詩歌之下。新中國成立以來,散文名家名作輩出,成就斐然,上世紀90年代掀起的“散文熱”遍及整個華語世界。近年來,散文不斷發生新變化,成為不可忽略的文學力量。

關注歷史,更關注生活現實

文學要照亮我們的腳下與未來,離不開歷史這面鏡子。文化散文用現代意識燭照歷史,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營養,獲得智慧和啟示,成為中國當代散文一大景觀。

近些年,文化散文氣象一新,不一味追求大部頭和強知識,更加注重文學性,讓散文變得可讀可愛。李敬澤散文集《會飲記》寫歷史文化,但不掉書袋,而是像一個游泳健將一樣深入大海暢游,在知識的浪花與天光一色中重溫中國古人的智慧風采,充盈著活潑的生命質感。穆濤的文化散文有大局觀,注重見識和靈性,給人妙趣橫生、意趣盎然之感。還有一些散文不能歸入歷史文化散文,但文化內蘊豐厚,審美性和文學性得到彰顯,如胡竹峰《墨書》將松枝、煙、墨、字帖、硯臺、水等意象融在一起,呈現為詩化的人生哲學。

文學不僅要思考歷史,更要面對時代,幫助人們及時感知時代變化,思考現實提出的問題。在散文創作領域,“跟上時代”“記錄時代”“理解時代”的意識不斷強化,關注時代發展和生活現實的散文漸多。南帆的散文緊隨時代,寫出機器、互聯網、人工智能、數字化對人的深刻影響,《神秘的機器》《讀數時代》《媒體時代的作家》都以深刻的前瞻意識關注社會進步和人類前途命運。馮驥才一直關注民間文化和環保問題,這在他的《民間靈氣》《鄉土精神》《世間生活》等散文集中都有體現。田鑫《和解》聚焦進城老年人精神生活和父子相處之道,主張用愛和包容巧妙化解父子間的心結。莫言《請活好,你的下半輩子》、鐵凝《珍重身上衣》、賈平凹《愿一生從容安寧》、郭文斌《尋找安詳》等都內蘊現實人文關懷,聚焦人的精神世界,關乎心靈安放與幸福人生。

物質世界面貌一新,人類精神世界也在迅速調試。散文這種最貼近生活、最易于對話的文體更加聚焦瞬息萬變的現實課題。為解答這些課題,作家們一面感知當下思考未來,一面觀照歷史獲取啟示,與時代脈搏一起跳動,以文學獨特的敏感作前瞻性思考,體現散文作家自覺的使命擔當。

聚焦人生,也聚焦天地萬物

進入現代以來,中國文學邁入一個新階段。文學不只關注私人和小我,更關注眾人生于其間的人類社會和博大世界。近年來,散文精神格局走向闊大,宏大敘事得到張揚,偉大情感受到重視。

以深厚情感書寫人生百態,有所拓展深化,成為近期散文一大亮點。如寫親情,閻綱散文集《散文是同親人談心》從父女和母女之愛寫到對他人對眾生的溫情。劉慶邦《聽林斤瀾說汪曾祺》與王月鵬《懷念燁園老師》都寫師生情,突出知音之感。后者從相知相得中強調知音難覓,前者則從“不是知音的知音”下筆,二者都達到令人動容和深長思之的程度。彭學明長篇散文《娘》在復雜親情和人性上有所開拓,提出“愛的教育”問題。蔣子龍《故事里的事故》在幽默中有生動,在平易中見新奇,在啟示中有釋然,滿是對世界認識與人生智慧的高度提純。

把視野從人生延伸到自然萬物,散文放開手腳,更接地氣,更加及物。張煒《讀〈詩經〉》充滿蔥翠綠意,將大地的豐富柔美寫得動人心魂;阿來散文集《大地的語言》寫聲音、樹、草根、海螺聲、星光、大海,有一種與天地對語的努力;鮑爾吉·原野《針》讓一根針從母親指間游走,帶著線的思念穿行于厚厚的棉被和一個個長長的寂寞日子里;王劍冰《草木時光》沉入鄉村節氣與草木滋榮,也描寫夜色的變幻與永恒……這些作品往往由近及遠、以小見大、常中見奇、淺中有深,有著博大情懷和哲思。

一些年輕作家出手不凡,在物和物性中寓于自然之道,進入智慧書寫。杜懷超在散文集《蒼耳消失或重現》中說:“每一棵植物都是一盞燈,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它的光照里?!北眴獭秷杂怖锏娜彳洝穼憫蚺_、雪、河流、水,在筆鋒不斷轉換中突破思維定式。綠窗《擊壤歌》寫農事,感悟“根是大地的心靈”。吳佳駿《此岸和彼岸》不只從“人”的角度寫“物”,也不是簡單擬人化看“物”,而是由“物”出發,讓人感受大自然的啟示。這些作品突出特點是,強調自然生態于人類社會的重要意義,把這種天人合一的體驗通過質感通透的語言傳達出來,沁人心脾。

關注人生是現代以來散文重要傳統,除此之外,隨著經濟社會發展進步,整個社會對自然生態的重視提升到新的水平,散文也與時俱進。在發揮人的主體性進行能動創造的同時,以謙卑之心、敬畏之意傾聽萬物之聲,感受自然之道,才能獲得更多智慧,建構好人與自然和諧共榮的社會文化。近年散文在這方面的新成就,既是這種社會文化孕育成長的自然產物,也是促進生態理念深入人心的化雨春風。

拓展邊界,也拓展審美體驗

上世紀90年代以來,互聯網逐漸普及,大大降低了寫作發表的門檻。這給散文帶來前所未有的改變:首先是人們進入一個“全民寫作”時代,公開發表的文字量遠超人力閱讀能力范圍;其次是散文邊界開始模糊,出處各異、花樣翻新的文字使得“散文”這個容器一時難以容納。

對于散文等文藝文化創造來說,塔基越廣闊,就越容易出現精品。不過,互聯網這個巨大變量確實給“散文”內涵外延都帶來沖擊,使散文的辨識、遴選難度增加。對此,我們也要堅持散文特性,即文章內容實有其事,區別于實用文體,具有“情感真實”的審美功能。

互聯網散文改變了以往散文由散文作家寫作的格局,其突出特點是率性成文,不拘一格,更強調對話感,展現出時代特有的文學特性和審美特點。比如,黃集偉的網絡散文將知識、幽默、智慧融在一起,讓人在都市匆忙生活中找到片刻雍容和自在。曉月微藍的網絡散文得到不少人喜愛,文字中有歡樂,有悠然,充滿“網感”。吳貽影《短短的50米是人生中最漫長的路》集文字、圖像、聲音于一體,表現力十足。這篇散文在樸素自然中透出人生的思考,也用白玉蘭般的美照亮世界人生,顯出網絡散文獨特魅力。

相比小說、詩歌、戲劇,散文更加“日?!?,更貼近現實,加上互聯網的助力,更易于普及和傳閱。同時,這也意味著它的門檻更低,更加泛漫,有志于散文創作者更需要精品意識,以品質“立言”。用審美熔煉世間萬物、人間百態,鑄成一把洞察時代生活、開啟智慧人生的鑰匙,散文才大有可觀、大有可為。(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王瑄怡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安徽快3和值遗漏 广西快3下载app下载安装 手机麻将赢真钱微信群 皇家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广西体彩11选5官网 股票分析专业网站 青海快三开奖详情 多乐彩开奖彩乐乐 山西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